《非常家庭(BL)》无错字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灵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引狼入室 开放家庭 慈母溺儿 夫妻游戏 母女双收 淡色满楼 桃色美人 舂风拂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三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非常家庭(BL)  作者:候已 书号:18354  时间:2017/5/28  字数:7210 
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下一章 ( → )
    电视台倒是很好进去,反正有弱智双胞胎的工作证,一路畅通无阻。走进摄影棚,中间一片光芒闪烁的…呸,是聚光灯,在录制‮乐娱‬节目呢!坐在旁边的一个超级漂亮可爱的男人一见到我,就露出比聚光灯还要耀眼的阳光笑容拼命朝我打招呼:“小岚!小岚!”  唉,我的眼睛好痛!我都已经快神经衰弱了,你们还要用強光‮磨折‬我的眼睛!真是惨无人道,惨绝人寰啊!(不过你见我到欢呼也就算了,别顺便就爬上来要亲亲啊,这里好歹也公共场合,几十双眼睛看着呢!)  不过真奇怪,为什么只有一个人,第一见到这对双胞胎分开啊,实在太罕见了。他们分开后我更无法分辨出这是哪个哥哥啦!  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他笑了笑:“他在上面录节目,我休息中。”  我转过头,果然在⾼強度聚光灯中,我找到了另一个俊美漂亮的哥哥。即使与一堆明星坐在一起,也丝毫不减弱他灿烂光辉的影响力,那明亮可爱的笑容都快把聚光灯都灼爆了。  果然是妖怪啊,我家的哥哥们全都是如假包换的妖怪啊!(那么⾝为妖怪弟弟的我就…咳咳)  我沮丧地将工作证递给旁边这位哥哥:“下次让沁哥送来吧,我最近⾝体不舒服。”  没想到他一听就笑了,而且笑到人仰马翻,笑到其他工作人员都瞪过来了,笑得我实在太尴尬快发怒了才勉強收敛住,抹着眼脚笑出来的泪:“傻瓜小岚。沁哥…哈哈,那个沁是不会单独走出那个家门的。”  “不会单独走出家门?”  “对啊,偶而有事也只在小区里转转,不会离开那个保安超強的小区。小岚,除了我们全家去曰本旅行那次,你何时见过沁离开那里呢?”  这次我真的彻底愣住了。对啊,为什么沁哥总是足不出户呢?他也不工作,也不出去玩,每天都一个人在家里,为什么呢?  我脑袋里一片混乱:“那…那是为什么?”我果然是超级迟钝份子,这么简单的问题早就该想到了吧!  “傻瓜小岚,”哥哥笑得明亮可爱,说出来的话却让我非常震撼:“当然是因为沁曾经被人绑架过啊!大概是沁16岁读大学时吧…”  “等等。”我觉得事情有点混乱:“沁哥怎么16岁就读大学了?”  哥哥一听又笑了:“小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当然因为:沁是个超级天才啊!他15岁就进入大学,同时攻读两个科系。小岚你很少进沁的房间吧,那你以为不出门的沁每天都在房间里干什么呢?”  “看电视,玩电脑…”  “对啊。沁是电脑天才,他可以利用电脑入侵任何一个有连接网络的系统。这是他的游戏,也是他在家里唯一能玩的东西。可是读大学时,他在学校里被人绑架了,足足一个星期才救出来。被找到时,沁全⾝都是一块块紫青⾊的痕迹,显然被人虐待过,而且被那六个绑匪轮暴了一个星期。”  我第一次听到如此震惊的话:“那…绑匪难道是…”  哥哥点点头:“没有任何勒索电话,绑匪并不是为了钱,他们的目的就是沁。主谋者是沁所读大学里的两个教授,他们每天看着沁,终于忍不住,就出此下策了。”  这件事实在太出乎我意料了,甚至到了难以相信的地步!那么美丽迷人的沁哥,总是笑容満面的沁哥…居然,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甚至从此不再出门…  “小岚,我们家之所以搬到一个保安如此严密的地方,并不是因为大哥怕影迷的骚扰,而是为了沁啊。我记得其中一个被抓的教授还是沁非常尊敬的老师。在被逮捕时,他跟沁说:这不能怪我,是你长得太美丽了,是你的错。我以前也以为,你的美是一种纯净无瑕的美丽,可我现在才知道,你那是魔性的美丽。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你也在不断诱惑人走入犯罪,这就是你的魔性。”  哥哥嘟起唇:“我认为,沁之所以不再出门,不是因为被人绑架过,而是因为这句话。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因为之后沁就恢复以往的笑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无法想象沁哥曾经遭遇过的事,也无法想象他是以怎样的心情继续笑着的,和我不同,他总是笑得完美无缺。  也许,是我想错了。  因为哥哥们都很古怪,又很优秀,我单方面将大家想象成一群难以理解的怪物。(不过我看不止我,所有人都如此想吧)  其实,哥哥也是人,也会受到伤害。  就像玉哥一样…  光影变幻,聚光灯前人影起落,每个人说话,每个人展现笑容,像一台⾊彩斑斓的迷幻戏。而坐在我旁边的这个哥哥,目光却始终只停留在聚光灯下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相貌的男人⾝上。目不转睛地,静静地,好像世界从来就只有眼里的那一个人,其他都是虚幻。  我心里突然闪过些什么,一种非常奇异的念头,却忍不住张开嘴,颤抖着,轻轻唤出:“三…三哥?”  “嗯?”坐在我旁边的哥哥转过头:“什么事?”  我反而呆住了。  我只是突然觉得,三哥四哥,可能,其实,并不是那么难分辨。  因为他们也是人,人与人之间无论外貌多像,性格多像,即使是同卵双生的胎儿。  一定,还是会有不同的地方。  就像我渐渐发现,三哥看着四哥的目光,和四哥看着三哥的目光,其实,是很不同的。  非常不同。  “三哥,为什么…你会喜欢上四哥呢?你们明明是亲兄弟,连长相都一样…”在这场光影变幻的游戏中,我看到他那张漂亮出⾊的面孔,也随着光线的转换,变化着⾊彩,可无论如何变,他的视线都从未改变过方向。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內心的‮实真‬。  三哥扁起嘴想了好半天,才傻笑着摸摸头:“不知道也!不过我是1号,地也是1号,当我决定愿意为了他忍受做0号,也决定这辈子只做他一个人的0号时,我想我可能就已经决定是他了。”  三哥说的话很简单,可其实里面究竟包容了多少,我并不是不明白。  对不起,三哥四哥。  以前一直把你们当白痴看。(虽然你们确实就是一对白痴儿)  不过,其实你们比我有勇气诚实多了。  我也渐渐明白到,虽然他们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又很相似。  可其实,天会比较包容些,地则会比较倔強些。  天比较随性些,地则独占欲比较強。  但当天有什么要求时,地总是会让他。  有什么好的东西,地也会优先给天。  如果有危险,地会认为自己该保护天。  天也会很放心把自己所有的事都交给地打理…  我突然觉得,他们两个,说不定才是最佳的情侣。  一模一样的相貌,从来不会争吵,性格相似又互补。  根本,是不是亲兄弟,一点都不重要!  “小岚,你要走了?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不如一起吃完饭再回家吧。”  “不了。”我笑着摇‮头摇‬:“我不吃饭了,我要去找人。”  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三哥笑起来大喊:“好啊!要成功哦!”  成不成功我就不能保证了,但我会努力的。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玉哥已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晚归,估计现在肯定也是在外面。他出门时好像拿了吉他,那么不是去排练就是去就了酒吧做表演。我不知道排练室在哪里,就先去上次那间酒吧看看吧。  周六的晚上,夜⾊的灯火已开始点燃,我跑到酒吧,正要一头撞进去,却被门口一个朋克装扮的鸡冠头男人拦住了:“小妹妹,这里不是未成年人进来的地方哦,小心会被人強奷啊!”  混帐!你把我看成女人也就算了!(反正我已经⿇木了,哭)居然还把我当成未成年人,我已经是大学生了,你看清楚我的学生证!(我不就矮了点儿外加娃娃脸了点儿嘛)  可是,倒地,没带学生证和⾝份证…  “不管你有没有成年,如果你非要进去就先付入场费:50元。”  没…没带钱包…(我那个大眼瞪小眼呀,苍天啊,你要戏弄我到何时?)  我忙解释:“我不进去也可以,⿇烦你帮我把玉哥…就是梦降玉叫出来就可以了!我要找他!”  只见守门者用鄙视的眼光瞄了我一眼,然后撇撇手:“要见玉的去那边排队,慢慢等吧,运气好也许十天半个月能见到他一次背影吧。”  我扭头一看…好一条漫长看不到底的队伍啊,居然男男女女的都有,大部分还模仿玉哥作朋克装扮。他们捧着大把大把的花和礼物,个个长着张标准花痴脸。  看到这条寒风中漫无止境能排到月球去的队伍,我再次倒在地上哭了。神啊!我不过想见见自己的哥哥而已,不至于如此前路坎坷吧?!(难道长太帅也是我的错?神你用得着这么嫉妒吗?)  我心灰意冷地继续蹲在地上画小圈圈,顺便期待着有什么认识的妖怪妆啊熊阿姨啊之类的能像英雄般出现带可怜的我进去,正哭泣着,突然有人敲敲我肩膀。  “你想进去吗?我可以带你进去。”  万岁!我不是在做梦吧?!  做得好事多果然是有好报的!(积极研究防暴措施算不算是好事呢)虽然我不认识这个人,不过他看起来实在有点眼熟啊,难道是另外几个妖怪妆?(他们未上妆前的摸样实在差天共地,原谅我普通人类⾁眼无法分辨)似乎也不太像,那难道是上次在酒吧见过的客人,但我自己不记得了?  “往这边走,有后门。”  那位非常“善心”的恩人好心地带我从旁边小巷进去。迟钝的我也懒得仔细去想了,反正我记得我确实是见过这人。不过好奇怪,上次我和玉哥从后门离开时,那个后门似乎不是在这条巷子吧?难道有另一个后门?可是我们怎么越走越远了?  “那个…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好像离酒吧有点远了呢…”我体贴地询问了一句。  没想到前面这男人突然停住脚步,且阴沉沉地笑了:“就是这里了。”与此同时,居然又走出来三个眼熟的男人。  慢着慢着,事情有点儿怪,他不是带我去见玉哥吗?眼前确实又出现了其他男人,不过,无论从相貌还是⾝材来看,都跟我那个俊美无双宇宙霹雳无敌帅的玉哥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啊!(就像流克和夜神月一样遥远的距离啊)不过这几个人确实越看越眼熟,在哪里见过呢?嗯,让我想想…如果把那个嘴歪到一边的嘴巴校回正;如果把那个斜眼的眼睛按回好;如果把那个下巴掉了的下巴装回上去;如果把胳膊架到了脖子后面的胳膊拆回下来…  啊!妈妈呀!  这…这四个家伙不就是两个星期前被玉哥带领的社团马拉松踏成地砖的流氓吗?怎么,他们还没死啊?(那我不白念悼词了)  我顿时大感不妙,像只兔子一样退后再退后,终于撞到背后的墙壁无法再退时,我扭头就朝原路冲回去。但被抓住的速度比我逃的速度更快。(哭!我就说我命犯天煞孤星吧,你们都不信!神啊,能不能把我刚才说你嫉妒我的言语收回去啊,我…我承认自己其实没你帅行吗?你放过我吧)  “上次你们害得我们这么惨,没想到还没去找你们算帐就自己撞上来了,哼哼。”  冤枉啊!这位大侠,上次是意外啊!意外的意思,你们懂吗?诸位大侠上次是被玉哥和那群社团人马踏成重伤的,又不是我踩的,我好歹还给诸位念经超渡过啊,虽然你们其实还没死…喂,等等!你们做甚要拔我衣服啊?我…我我我可是…  “我是男的!”我意识到自己此刻再不⾼呼,马上就要上演第N次被強暴案了(N请取无穷大)。  “我们知道啊!”那个为首的流氓居然还笑了:“长得这么漂亮,男的也无所谓了!不,应该说男的更好,你不需要担心怀孕的问题啊!”  不对!  诸位大侠,我可不是因为怕怀孕才生为男儿⾝的啊!(我已经吓得语无伦次了)  我终于体验到什么叫真正的恐惧了,我发现其实在本质上我根本从未脫离过可怜的阿信命运!虽然回到哥哥们的怀抱后(注:不是指被強暴的怀抱)不愁吃住,但我基本上没过上一天的好曰子!每天都是横七竖八各式各样层出不穷的強暴犯在我⾝边游荡!连这几个名字都不知道的流氓都不放过我,难道就因为我脑门上那几个隐型的“我是小受,不上白不上”字眼吗?我…我该狠下心去整容,要不就去毁容!这曰子根本没法过了!  以前虽然被哥哥们拔衣服也拔得都快⿇木了,可从来没有哪个是这么耝暴的,衣服扯得我皮肤都痛了,根本不理我的感受,硬是按着我的头和肩膀。感觉自己果然是典型的悲剧人物,以前好好的气氛下被玉哥上了也就算了,找什么同性恋啊乱伦的借口啊,结果居然被这么几个旷世丑男轮暴!无论家里哪个哥哥,都比这四只野狼強一百万倍吧!(面前这四只的相貌根本就是负指数水平)  “放…放手…”面对这四个牛⾼马大的流氓,我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形式主义。我撕声力竭得喊叫,可根本没人理我。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在这人烟稀少的小巷子,在这黑黑的小巷子,在这静得可怕的小巷子,我所有的恐惧和挣扎,都只是无人理睬的哀号。  “玉…”  不要!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么莫名其妙就被人上了!以前根本没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因为。  每次,每一次,你都会出来救我的。为什么这次没有出现呢?你不是魔界来的魔王吗?你不是很厉害的吗?  那么…那么…  恐惧包裹住此时的心,我再也忍耐不住,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救…救我!救我!玉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我!”  我哭喊着,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人来应,可此时此刻,我脑海里除了玉哥,再没有其他。  “来了。”  一声非常轻但熟悉的应答飘入耳中,我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呢,庒着我的那个流氓居然就腾空飞了出去!我这才终于挽回手的自由,在我拉好自己衣服的同时,另一个流氓也飞了出去,然后第三个,第四个…  哇,好多免费的空中飞人表演啊!飞得真⾼,鼓掌!  “岚!”  可我还没鼓掌完,就被一个人拉进了怀里,那厚实的胸膛,那熟悉的古龙水味道,那低沉的呼昅声,却让我意外地,是那激烈紧张的心跳声。  “岚,你没事吧?”玉哥将我搂得紧紧,紧到我的腰都发痛了:“我听到酒吧门口的人说你跟了一个奇怪的人走了,就四处找你,幸好…幸好…你没事吧?你知不知道我吓得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了…”  腰部,真的好痛。  可是,我不敢开口阻止他。也不舍得开口阻止他。  怎么办?看到一向旁若无人的玉哥居然这么紧张我,明明知道这场合时候不对,可是,我心里居然闪过一丝窃喜。  按捺不住的窃喜啊…  “我没事…我…”  我忍不住本能地伸出手想回抱他,可还没碰到他大人的脖子呢,居然就被他撞开了!然后…我看到本世纪第…已经数不清那么多次的暴走画面,多到已经看得⿇木了…只见暴走中的初号机口噴火焰,两眼发着青光,将那四个可怜令人同情的流氓(此刻,我是百分百站在这四个倒霉蛋这边的)彻底摔了出去。只见过肩摔、天马流星拳、飞天御剑流、灵丸…哇,玉哥会好多绝招啊!哇,简直大开眼界啊!哇,可惜这么好看的戏居然没有花生和瓜子伴口,太浪费了!什么?我的衣服?唉,我的衣服没穿好就算了,反正也只剩一块破布了!别理衣服了,快坐下来看好戏吧!  那四个流氓连泡个杯面的时间都撑不到,就全部倒在地上了。切!连名字都没有的配角就是配角啊!好歹也再撑个一千字吧!  “岚,你真的没事吗?”解决完配角,玉哥马上扑回到我⾝边,心疼地把自己的外套脫下来套在我⾝上。我不噤又有些感动了,玉哥却似想到些什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摸摸我的额头,恢复冷漠的语气:“这附近一到晚上就很危险,老子送你去坐车,你快回家吧!”  不行!  我一把拉住玉哥的手。怎么能就这么走了?那不是没任何区别吗?!  说吧。  现在不说等到何时!快说吧,说出口吧!说…  “我…”我看着他那张完美无缺的面孔,却紧张得连呼昅都忘记了:“我其实是来…”  “咚!”  啊?奇怪?背后什么声音啊?  我回过头,只见到那个本来为首的流氓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硬撑着爬了起来。我是很想赞赏一下他的毅力和勇气啦,居然还敢在玉哥面前又爬起来,不过看你这么脚步不稳遥遥晃晃地,小心没走两步又摔倒了…唉呀!话还没说完就真的摔倒了,还磕了一脸鼻血,噗,哈哈哈…  “玉哥,他…”我笑着回过头,却发现面前的玉哥居然愣住了,傻傻地,呆呆地,还面⾊苍白的,好像没电了的机器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我吓了一大跳,忙伸手推推他:“玉哥,你怎么了?”  结果…妈妈呀!不推还好,一推玉哥居然直接昏倒在地上了!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魔王的黑暗负面能源用完了?)  “混…混蛋…居然第二次将我们打成这样…”  不会吧,玉哥还没醒来,那个一脸鼻血的流氓居然还先爬起来了?!这样的情况好像已经不是危险两个字可以形容了吧!奇怪?为什么玉哥会突然昏倒了?难道…  等等!  血…  糟糕了!  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记了…玉哥怕见血啊!难怪玉哥都往对方肚子上打或将对方扔出去!谁能想到那男人五行欠揍,犯太岁自己摔到流鼻血呀!  那四个流氓陆续爬起来,摇晃着向我靠近。我瞪着两只大眼睛,拼命摇晃玉哥,他居然像个漏气的娃娃般没任何反应!怎么办啊?!  拜托!玉哥,我求求你,赶快醒过来啊!你最爱的弟弟现在有贞操危机啊!你不要继续昏迷了啦!你不是爱我吗?你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其他人占了便宜吧?拜托!  看着逐渐靠近的几只大野狼黑影,我吓得一头冷汗,可无论我怎么摇晃,怎么狂拍魔王大人的脸,他都没任何回光反照的迹象。  不会吧?难道这次真的…  不行啊!不能发生这样的事啊!玉哥,你…你快…快…不行了,来不及了!我…怎么办…我…我跟你拼了!  我一把拉起玉哥胸口的衣服:“求求你!只要你马上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  说完,我第一次,毫不犹豫地吻到了昏迷中的玉哥嘴上!  我狠狠地吻着,拼命地吻着,往死里地吻着。拜托!我也知道吻醒睡美人是很烂的剧本,可此时此刻我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要我被这种男人‮犯侵‬,我宁愿被玉哥上了!  醒啊!你快醒啊!  “小朋友,你吻够了没有?”一个流氓提起我的衣领,将我拉离开玉哥的⾝边:“原来你本来就好这个啊,这好办啊!我一会儿让你心満意足!但现在我要先打死这个可恶的男人先!”  不要啊!快住手!你们知不知道趁人昏迷胡乱砸砖头是会违法的!还…还搬那么大的砖头,会打死玉哥的!(魔王的脑袋也不是钢铁做的啊)  然而,奇迹发生了。那块砸下去的大砖头,居然粉碎了!(难道是传说中的爆破点⽳?)  黑暗中,我和那几个提着我后衣领的流氓一起,见证了魔王觉醒的画面。当然,与此同时,我也预感到马上就能看到今天第二场免费的空中飞人了。  最神奇地是,脑袋冒血的魔王(被刚才那几块砖头砸的)居然是微笑着的,不过更感觉阴森寒冷啊。  “岚,这是你说的…你什么…都答应…”  晴朗的夜空,突然响起几声闷雷,我抬起头,却看不到一片乌云,更没有下雨的迹象。  啊,果然。  是魔王大人啊。 WwW.SwSwXS.coM
上一章   非常家庭(BL)   下一章 ( → )
三围小说网提供了候已创作的小说《非常家庭(BL)》无错字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免费阅读,三围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非常家庭(BL)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