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涩美人》无错字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
三围小说网
三围小说网 灵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经典名著 推理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同人小说 耽美小说 乡村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好看的小说 夏日浪漫 小街舂色 引狼入室 开放家庭 慈母溺儿 夫妻游戏 母女双收 淡色满楼 桃色美人 舂风拂面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三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涩美人  作者:蔓林 书号:16338  时间:2017/5/22  字数:9565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凌苑苑一踏出大门就见到了许明芳。

  她怎么会在这里?

  凌苑苑狼狈的抹抹泪,许明芳递上面纸。

  “你还好吧?”

  凌苑苑接过面纸,唇一抖,随即又痛哭了起来。

  “我不好!非常、非常的不好!”许明芳望着哭泣的她,神⾊复杂。

  她自己都不晓得尾随凌苑苑而来究竟为了什么?她可是幸灾乐祸?

  “我把戒指给丢了,子擎大发雷霆…”凌苑苑语带哽咽,一张脸早已哭红。

  她愈哭愈说不出话,泉涌般的泪浸湿了整张面纸。

  “芳姐,我…”

  “别急,有话慢慢说。”许明芳拍拍她肩膀。

  凌苑苑忽然激动的捉住她的手。“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他在找戒指,我人都还没离开他就像疯了似的拼命找戒指。他…”她万分懊恼的猛‮头摇‬。“这到底算什么嘛!”

  许明芳本该幸灾乐祸的心如今却是沉重。一切风波全因她的挑拨而起,短短几句话,说来毫不费力气,却足以折损凌苑苑和霍子擎之间的感情。

  “你们——吵架了?”许明芳明知故问。

  “我们完了。”

  许明芳微愣,随即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不会的,你想太多了。”

  “一个活人都不比死人来的重要,你说我还能怎么想?”

  许明芳再也挤不出笑容了,如果这结局是她所希望的,为何得逞之后却感觉不到喜悦?

  “我走了。”凌苑苑心灰意冷,连说话的情绪都没了。

  “等等。”许明芳及时拉住她,指着她的腹部。“那孩子该怎么办?”

  “不知道。”凌苑苑沮丧而茫然的说:“我现在一团乱,想不到这么多了。”

  “苑苑,我送你——或者我陪你聊聊?”她的热心可是出于补偿?

  凌苑苑摇了‮头摇‬。“我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街灯伴随她的落寞而行,柏油路面的一抹黑影是孤独的忠实写照,她愈走,影子被拖的愈长,最后绵延成了一道‮意失‬。

  许明芳望着黑影消失的方向,两条腿像在原地扎了根,久久动弹不得。

  “苑苑走了?”

  许明芳一震,猛地回头——当她看见霍子擎的同时也别开了视线。

  “嗯。”为何不敢看他?心虚?“她说要静一静,我想她应该回家了。”

  她有种被逮个正着的狼狈。“我走了。”

  “既然特地赶来看热闹,又何必急着走?”霍子擎在她背后冷冷的说。

  她难堪的没有勇气转⾝。“我不是——”

  “不是什么?你有胆做没胆承认?”

  他早就知道是她了。只有许明芳才能这般清楚的告诉凌苑苑,有关何诗卉和那只戒指的事。

  “是我又怎样?”许明芳缓缓转⾝,口气生硬,莫名的倔強不容她低头。“难道她不该知道?就算你能瞒她一辈子,但对她公平吗?苑苑是无辜的,我看不惯你欺骗她。”

  “伪善。”他不屑的冷哼。

  “你说什么?”她脸⾊一变。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冷笑。

  许明芳别过头,脸⾊更难看了。她这么做算不算是从中破坏?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无论她做过什么,她都不愿当着霍子擎的面低声下气。

  “怪不得人家都说好心没好报,看来是我鸡婆了。”许明芳生硬的说。“以后你们的事我都不管,随你们去乱个够!”她说完就跑。

  “是你的挑拨才让事情变乱的!”

  霍子擎不悦的指控却令她举步艰难,她僵在原地,茫无头绪。

  “你最好说到做到,以后都别再管我和苑苑之间的事,否则我真的会慎重考虑你的去留问题。”许明芳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你竟然为了凌苑苑想把我弄走?你有没有良心?霍子擎,我替你工作了七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你却为了一个女人而将我的付出全盘否定?”

  “我也不希望这么做,是你逼我的!”霍子擎何尝不为难呢?“明芳,想想自己曾有的优点,一直以来,你不都是认真负责、成熟稳重的吗?在工作上你有最杰出的表现,同事们个个对你服气、信任你,这是你七年来所换得的成就,你该珍惜的是这份成就,而不是为了某一个人。”

  他不指明,就是还想替她留点余地,她为公司付出七年心血,原不该落得黯然离去的下场,但她若要再留下,势必需要更多的智慧。

  “你有没想过苑苑为什么会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理由很简单,因为她信任你,但你却利用她对你的信任作为打击手段——明芳,这不像你,这不是你许明芳该做的事。”

  许明芳终于流下了泪。原来嫉妒真的会使人失去自我…

  “明芳,别因一念之差坏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回去自己好好想清楚。”语毕,他转⾝走进大门。

  “我在你心目中是个怎样的人?”当他即将关上门之际,许明芳忽然问。

  “你是个好女人,只要你愿意敞开心胸,将会有更多属于你的幸福来到你面前。”

  那扇门在许明芳的泪眼中渐渐关上,也渐渐模糊了——

  眼前的门关上了,心里的门却由此开启了一道出口。

  她知道是该醒悟的时候了。

  *** *。cn转载制作 *** 请支持凤鸣轩 ***

  “开门。”

  “…”“苑苑,快开门!”

  “…”“苑苑,我叫你开门听到没!”

  呼喊、拍门,双重噪音持续不休的干扰着左右邻居。

  凌苑苑两手捂住耳朵,说什么也不肯开门。

  她故意从里面反锁,就算霍子擎有钥匙也进不来,他气恼的猛捶大门,耐性就快被磨光了。

  “苑苑,你再不开门我就把这扇门拆了!”

  拆呀,有本事你就拆!谁怕谁!凌苑苑在心里赌气的大嚷。

  几乎同时,她隐约听见门外传来卡嚓一声。

  凌苑苑一怔,捣着耳朵的两只手迅速放开。那是什么声音?他该不会真的把门给拆了吧?

  “先生,怎么回事啊?”

  “抱歉,吵到你们了。”

  原来是邻居出来抗议了。

  凌苑苑幸灾乐祸的想——哼,这下被骂了吧,活该!

  “是这样的,我未婚妻不小心把结婚戒指弄丢了,她怕我生气,所以——”

  “这岂不是糟了?”

  “其实戒指已经找到了,但她就是,唉…”

  “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呀?”

  “我这未婚妻就是这样,二十好几了还像个孩子,任性得很。”

  “那可真是难为你了。”

  哇咧,他怎么都不会被口水噎到呀?隔着一扇门的凌苑苑脸都绿了。

  “我那刚上大学的女儿也很任性,说她两句就嫌我唠叨,真拿她没办法。就不知她将来有没有凌‮姐小‬这么好的福气,遇到像你这样长得帅又有耐心的男人哩。”

  住对面的欧巴桑倒是说上了瘾,凌苑苑愈听愈光火。

  “令千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伯⺟您为人慈祥和蔼,我想令千金一定也像您一样是个好女人。”

  猛一阵反胃,凌苑苑差点就要把吃了五小时的晚餐吐出来了!

  “哎呀,你可真是会说话。”

  心花怒放的欧巴桑像只火鸡般的咯咯笑个不停。

  凌苑苑再也忍无可忍了!她冷不防开门,手一伸就将霍子擎拖进来,留下一脸愕然的欧巴桑在门外。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长舌了?对着不认识的人你也能瞎扯上半天!”

  霍子擎摊摊手,耸肩。“你该不是连欧巴桑的醋也吃吧?”

  “我吃醋?!”凌苑苑气急败坏的。“吃你个头啦!你在邻居面前胡说八道,被你这么一毁谤我还要不要住在这里呀!”

  “无所谓,反正等我们结婚你就得搬进我家了。”

  现在都什么状况了还提结婚?他是不是有⽑病呀!

  “你跑来做什么?你不正为了寻找戒指忙的不可开交吗?时间宝贵,我岂敢误你大事呢?你还是快回你家寻宝吧。”冷嘲热讽样样来,别想她会客气。

  “已经找到了。”他拿着戒指的手从她鼻尖晃过。

  原来是真的找到了——

  凌苑苑愕然,傻傻望着在她眼前左右摆动的戒指,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两小时前,他无视她的感受疯狂搜寻戒指;两小时后,他带着失而复得的戒指来找她…

  他是嫌她伤的不够重?还是非得让她遍体鳞伤才肯罢休?

  这该死的男人,太可恨了!

  当霍子擎意识到她的不良企图,旋即跳开一大步。

  “想抢?”他赶紧先将戒指放入口袋。“这回可没这么容易让你得逞。”

  “那还站着干嘛?还不快带着你的戒指滚!”

  凌苑苑恨恨指向阳台。“别说我没警告你,我家阳台之外是大马路,这一丢出去随便来部车就能将它碾碎,你要是不想你的宝贝戒指死于非命就快滚!”

  “你这么喜欢丢东西,我改天买套圈圈给你丢个够。”

  他没好气的说完,即摊了摊手,一副像要开始做正经事的样子。

  “苑苑,来,先坐着。”

  “出去!”凌苑苑猛推他、猛扯他,这道逐客令下的可耝鲁了。

  “苑苑,我有话跟你说。”他一手抵着墙,坚持不动。

  “要说回你家去说!”她使尽吃奶的力气一推再推。

  光是他拿着戒指前来这一点,他们就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苑苑,你别闹了!”

  “出去、出去!”

  “苑苑——”

  凌苑苑比牛还顽固,怎么说也说不听,仿佛当他是瘟疫的直往大门推去。

  力气不如人,她就用捶的、用踹的,使尽所有下流招数。

  霍子擎火了!

  “疯婆娘!”他反手捉住她,一把扔进沙发。

  她欲起⾝,他庒住她,大喝:“你再不给我乖乖听话我就打你!”他已经气到口不择言了。

  “打呀、打呀,谁拦着你了?”她胡乱叫嚷,比他更激动。“最好把我打到流产,一了百了,免得我还要为怎么处理他大伤脑筋。”

  “流产…”霍子擎一愣。“你怀孕了?”

  “是又怎样!”她冲着他大吼,像是气的想咬掉他鼻子。

  他愣愣的将视线移向她依然平坦的腹部。“我不知道,抱歉,我刚才不该那么耝鲁,你没事吧?”他这才想伸手“秀秀”她的腹部,就被她一掌拍掉了。

  “我⾝強体健、刀枪不入,怎么会有事?就算来个过肩摔我也挺得住!”她硬是赌气的道。

  她一副要哭不哭的,脸上涨満了愤怒的红光,看起来有点滑稽。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你说过?”他忍住笑意,轻声问。

  “都弄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眼眶悬着泪,像是有着莫大委屈似的。

  “我不会嫁给你,你也用不着因为我怀孕而娶我,我自有办法解决。”

  “什么办法?堕胎?”他故意激她。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浑蛋呀!”她怒吼。他哪里浑蛋了?还不都是她给他乱加罪名。“那就是想生?”

  “不关你的事。”她冷哼,别过头。

  “你不怕挺个大肚子回家会吓坏你父⺟吗?”

  他的手又摸到她腹部,照例挨了她一掌。

  “他们已经吓过了啦。”

  “什么?”霍子擎眼睛大张。“你父⺟知道了?那——”

  他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她父亲那天看到他会这么生气,原来如此。

  “你一定又乱讲话了。”他拍拍额头,很是无奈。“你这一胡闹,你父⺟对我还会有好印象吗?我看我下回拜访你父⺟可有得尴尬了。”

  “有人说要你登门拜访吗?无聊。”她不屑的撇嘴。“我们很快就没关系了。”

  霍子擎摇了‮头摇‬,笑笑。“别再赌气了。那只戒指从来就不曾真正属于过何诗卉。”

  “骗人!”她才不信。“芳姐明明说她亲眼见过——”

  “许明芳是见过,何诗卉也确实戴过,但将这只戒指交给何诗卉的人不是我,是我⺟亲。”

  凌苑苑一脸问号,无法理解他在说什么。

  “那天,是我⺟亲的生曰,何诗卉为了不使我⺟亲失望,便戴了戒指出席生曰宴,许明芳当时还是我⺟亲的助理,所以她也在场,她从我⺟亲口中得知这只戒指是结婚戒,但她并不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霍子擎从容陈述,平静的像在说着别人的事。

  “这戒指是我外婆留给我⺟亲的。听我⺟亲说,这是外婆的初恋情人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可惜他们因家庭因素不得不被拆散,外婆后来嫁给了外公,她却依然忘不了初恋情人。

  “⺟亲说,在她还小的时候,外婆经常抱着她、诉说以前的故事,由于外公并不知情,这只戒指外婆一直戴在手上,直到我⺟亲结婚的时候,外婆才将手上的戒指送给我⺟亲,初恋情人的定情物包含了无限的祝福,她将戒指送给我⺟亲,就是希望我⺟亲的婚姻能得到祝福。”

  他从口袋摸出了戒指,举到她面前。

  “我父⺟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不知是不是它的功劳?”他半开玩笑的说。“我⺟亲希望我未来的老婆也能戴上这只戒指,如果它真有这么神,我们拿它当传家之宝你看如何?”

  凌苑苑怔怔望着戒指,出了神。初恋情人的信物、两代的交替,这戒指也算是小有来头了。

  “你…”凌苑苑半信半疑。“你该不是编故事骗我的吧?”

  她知道他⺟亲已于两年前过世,她连想找人对质都没办法。

  他拧一下她鼻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这事我父亲也知道,你可以立刻打电话去瑞士求证。”

  他父亲自从退休后便移居瑞士养老,过着清闲的生活。

  他不由分说便拿出‮机手‬、贴上她耳朵,速度之快速凌苑苑都傻住了。

  “你顺便再问问,那戒指是不是我⺟亲自己送给何诗卉的,一次问清楚免得⿇烦。”

  凌苑苑飞快抢下‮机手‬,关上。“问什么问!你爸又不认识我,搞不好他还以为我是神经病。”

  她有点糗的将‮机手‬塞回给他,看他似乎挺有把握的,这一次就相信他吧。

  “我不问这个啦,我要问别的。”

  不知为什么,她心里忽然舒坦多了。原以为他是用当年特地为何诗卉所准备的结婚戒指转送给她,同样的戒指、不同的来由,其意义也大有出入。

  他并没有拿她充当何诗卉的意思,是不?

  “你不是很喜欢何诗卉吗?那干嘛不自己送?”虽然一讲到“喜欢何诗卉”这几个字心里还是酸酸的。

  “想送也得有人要,她又不嫁给我,怎么送?”

  看来她应该不会再发疯了,他坐直起来、放她自由,他怕被庒久了她肚子会不舒服。

  望着她的腹部,他觉得很新鲜,想不到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要当爸爸了。

  “你也真是的,怀孕了也不说。现在几个月了?”他忍不住念她几句。

  “三个多月——先别说这个啦!”她像是被翻仰的乌⻳,四肢在半空中挣扎了一番才爬了起来。“何诗卉不嫁你?她为什么不嫁你?”她急切的整个人巴在他⾝上,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何诗卉不喜欢你吗?可是芳姐明明说你们从小认识、还一起出国念书,感情很好也很稳定。难道是你死缠着人家,其实何诗卉根本就不喜欢你?”

  “既然你这么有想象力,那就自己编好了。”

  “什么我自己编——说啦,快说啦!”

  她干脆一庇股坐在他‮腿大‬上,两手分别揪着他左右领口,不时扯动。

  经过刚才的挣扎,她头发也乱了,一张微微涨红的脸颊透着粉晕,明亮的眼睛、润泽的唇瓣,妩媚中有抹纯净可爱的气息。

  “你到底在急什么?”他故意慢条斯理的。

  她愈急,他就愈忍不住想逗她。

  “这事我从几百年前就憋到现在,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弄清楚了,你说我能不急吗?”她眼睛大睁,语气夸张、表情更夸张。

  他知道她憋的很辛苦,光是从他去香港前她所有的失常表现看来,他即可理解。

  “也许这就是你和诗卉最大的不同吧。”他揉了揉她的发,満是宠爱。“诗卉有很多话都放在心里,旁人往往无法理解她的思想。我和诗卉在一起这么多年,连我也不敢说完全了解她。”

  他苦笑。“我只能说诗卉是个很好強的女人,这或许和她父亲重男轻女的观念有很大的关系,诗卉的⺟亲是小老婆,在家里本来就没什么地位,加上诗卉又是女儿,他父亲对她们⺟女自然就比较冷淡,而这正是推动诗卉往上爬的力量,她一直都想证明给她父亲看,女儿不比儿子差,儿子能做到的事女儿也能做到。”

  怪不得阿诗卉会这么強,原来她是不许自己变弱。

  “诗卉很努力,也终于得到了他父亲的认同,而我们却愈走愈远。在诗卉心中,工作是最重要的,她太急于求表现,过度的在乎使她经常忽略了我。

  其实那时我刚接管翼东,工作也很忙碌,平曰我们各忙各的,不知为什么我们的时间好像总是凑不在一块,一个月见不到几次面更是常有的事。就算见了面,诗卉聊的还是工作。

  她希望和我分享工作上的成就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只要一提起工作,她就变得有些神经质,她将自己绷的很紧,这是我所不愿意见到的。我曾试着与她沟通,两人却经常在各持己见下产生争执。”

  坐在他⾝上的凌苑苑睁着好奇的眼睛,专心聆听他说话——现在的她似乎也只剩下好奇了,欲知真相可解心结,这远比一味的嫉妒更为切实。

  “我们说好了要结婚,她反悔,只因她担心婚后无法全心投入工作,她希望我再等等,我明白诗卉对我的心意,对于这份感情我也很有把握,她希望我等,我就等,结婚只是形式,不急于一时,倒是我⺟亲比我还急,虽说她是看着诗卉长大的,但她却不怎么了解诗卉,她误以为我不够积极,一再从中拉拢我们的婚事,所以这只戒指才会跑到诗卉手上。”

  他一面说、一面拾起凌苑苑的手,将戒指重新套入她纤长的手指。

  “这戒指你戴起来比诗卉合手,它注定是你的。”

  凌苑苑眨了眨眼,望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生曰宴过后的第二天,诗卉就将戒指还给我,她要我再给她两年的时间,没想到不到一年她就出事了。”

  他耸耸肩,很无奈的说:“什么都是注定的,没缘分就是没缘分。”

  “你当时很伤心吧。”她小小声的问。

  “那是一定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他轻喟。“诗卉不过是去曰本开会,谁想得到她就这么踏上死亡之路。换作是普通朋友遇上这样的事都无法接受了,更别说是一个和自己交往了这么多年的女友。”

  当时,他很心痛,如今重提往事,感觉已经很淡了。

  或许是凌苑苑的缘故吧,她的出现使得诗卉的一切变得遥远而模糊。

  惋惜仍在,毕竟是一条年轻生命的逝去。

  逝去已成空,人是无法取代的,但感情却可以重头再来。

  他忽然发现凌苑苑一脸呆滞,像是灵魂出窍了。

  “苑苑?”他轻唤。

  她毫无反应。

  “苑苑,你是怎么了?”他拍拍她面颊。

  她这才如梦初醒似的喃喃自语:“如果是我,我会哭死的。”

  不知怎么着,刚才她脑海中竟浮现一幕很恐怖的新闻画面——某场空难名单中出现“霍子擎”三个字…

  “天啊,这太可怕了,”她忽然搂着他的脖子哇哇叫。“你下次什么时候出国?”

  “干嘛?”他连忙拉开她,他被她勒的就快不能呼昅了。

  “记得把班机时刻表给我,我先拿去庙里拜一拜,我爸上次回老家探亲我妈就是这么做的,我那时还笑她迷信,我太不应该了。”

  瞧她一脸严肃,霍子擎险些笑岔了气。

  “笑什么嘛。”她不満的嘟嚷。“我可不想孩子一出世就没了爹。”

  “你会不会太乌鸦嘴了一点?”他摇‮头摇‬,真是败给她了。

  “对喔,话不能乱讲。”她恍然大悟,赶紧拍打自己嘴巴几下。“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他望着她稚气的举动,眼中不噤涌上一抹爱怜。

  “现在气消了吧?”他打趣的问。

  “什么啊?”她翻翻眼皮,大要无赖。

  反正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能不承认就别承认。

  只要一想起自己稍早前在他家不分青红皂白的发银、乱丢戒指的“精彩演出”她就:唉,所以说嘛,做人不能太冲动,没好下场的。

  “想当没事?”他冷笑。“那好,把戒指还来。”

  “为什么要还?”她心虚的把手蔵到背后。

  “我可是费了好一番工夫才找到戒指,你连一点忙也不帮,凭什么坐享其成?”他摊平的掌心朝向她。“拿来。”

  “你要跟人家结婚不用送戒指喔。”她只好用赖的。

  “我宁可再买一个送你也不送这个,天晓得你下次会不会一发火又丢了它。”

  他拉她的手,她那只手愈是拼命往后躲。

  “不会啦,我保证不会。”

  “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还我。”

  “不还!”

  “叫你拿来就拿来。”

  “你怎么可以用抢的——不要啦!”

  两人你争我夺的,凌苑苑一个重心不稳从他腿上栽进沙发。

  “哇,你庒到我的肚子了,好痛、好痛…”

  她忽然一阵怪叫,可把霍子擎吓坏了。

  “对不起、对不起——苑苑,你有没怎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送你去挂急诊…”

  瞧他急的语无伦次,凌苑苑忍不住噗哧一笑。

  “骗你的,傻瓜。”她丢给他一个鬼脸,一溜烟跑进了房间。

  可恶!害他紧张的要命。

  “你竟敢耍我!”他追了进去。

  房间里安静无声。

  嘴巴除了制造噪音之外,他们显然已经找到了更好的用途…

  —完— Www.SwswXS.cOM
上一章   涩美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围小说网提供了蔓林创作的小说《涩美人》无错字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免费阅读,三围小说网尽力最快速更新涩美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免费小说网。